文藝作品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(yè) > 員工生活 > 文藝作品
段永飛【散文】煙鍋子
發(fā)布日期:2024-06-21    作者:段永飛    來(lái)源:榆林配售電公司    點(diǎn)擊量:541    分享到:

我爺爺是個(gè)閑不住的人,用他自己的話(huà)說(shuō),一輩子就是種地受苦勞碌的命。這不,就在他自我感覺(jué)體力不濟,把他和我奶奶的地一分為二給兩個(gè)兒子種,讓兒子們贍養他們,他完全可以悠閑自在地在家中怡享天年的時(shí)候,他卻又到我們門(mén)前河灘邊拾掇出了幾塊邊角地種上了玉米、山藥、向日葵、旱煙;其中,種得最多的是旱煙。旱煙的歷史據說(shuō)非常悠久,我卻沒(méi)興趣去考證,我估計爺爺也不知道,他只管種和抽。旱煙的種植,據說(shuō)流程繁多,技術(shù)含量也高,外行是種不出來(lái)的,但我兒時(shí)所見(jiàn)的是我們那兒的人家幾乎家家都會(huì )種植旱煙。當然,我并沒(méi)有留心過(guò)種旱煙的人是如何去下種、勻苗、定矩、尖、打岔,是如何的辛勤。我只記得爺爺種旱煙的時(shí)候,是上一些牛糞、驢糞之類(lèi)的肥料,長(cháng)出的煙葉,沒(méi)有化學(xué)物質(zhì)污染,應該是絕對的綠色食品。

圖片(1).png

爺爺一生務(wù)農,在我們村里絕對是種地的一把好手。尤其是他種的旱煙,在方山周?chē)切∮忻麣獾?,我就?jiàn)過(guò)有好幾個(gè)愛(ài)抽旱煙的老漢,到一輩子再未做過(guò)其他買(mǎi)賣(mài)的爺爺這里買(mǎi)旱煙?!镀椒驳氖澜纭防?,少安少平的父親孫玉厚老漢也侍弄得一手好旱煙,那部分內容我看得特別仔細,在驚嘆路遙先生觀(guān)察生活細致入微、描寫(xiě)人物出神入化入木三分的同時(shí),我堅信他身邊肯定有一個(gè)像我爺爺這樣的生活原型。爺爺的煙鍋子是他的命根子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離身不離手。我們小的時(shí)候,兄弟姊妹一起玩,有一回不知怎的,看見(jiàn)爺爺破天荒百年不遇地竟然把煙鍋子忘在炕楞邊,說(shuō)不上是膽大包天卻也是鬼迷心竅,我們竟想起把他的煙鍋子給藏了的主意。其實(shí)也就是藏到了爺爺住的屋里腳地上水會(huì )和菜會(huì )之間的空隙里,不過(guò)那地方光線(xiàn)暗。不一會(huì )兒,爺爺一頭撞進(jìn)門(mén),左瞅右看,找了半天找不到,看我們幾個(gè)在一邊鬼鬼祟祟的樣子約莫這是我們給他藏了,便把個(gè)眼瞪得像燈似的掄拳過(guò)來(lái),嚇得我們幾個(gè)屁滾尿流嘰哇吵亂抱頭鼠竄,最后還是奶奶給找到才免了我們的皮肉之苦。

在我的記憶里,爺爺的煙鍋子就是那一桿:煙鍋頭有小酒盅那么大、圓形,是銅的,能從那顏色上看出來(lái);煙鍋桿是用槐木還是杏木棗木做的已看不出來(lái),因為通體成了黑色;煙嘴子又是白銅的,被口水浸泡得也快要發(fā)黑。爺爺抽煙時(shí),點(diǎn)著(zhù)了煙鍋頭,先只見(jiàn)那么一星期甚至是一絲紅光,讓人直擔心那點(diǎn)紅光會(huì )熄滅??伤麉s不緊不慢著(zhù)煙嘴抽一口吐一下,抽一口吐一下,就像一個(gè)品酒的人把個(gè)品位拿得十足!然后是越抽越快、越抽越快,伴著(zhù)咝咝的吧嗒聲,倏忽間,煙鍋頭已是通體通紅。然后又是越抽越慢,越抽越慢,抽一口呼出一口長(cháng)氣,抽一口呼出一口長(cháng)氣,煙鍋里先是一明一暗、一暗一明,最后黯然失色,煙嘴里也不再有煙冒出。這時(shí)爺爺就像一個(gè)夢(mèng)游忽然醒來(lái)的人,身子似那么一抖,就聽(tīng)“吧”的一聲,煙鍋頭里的煙灰已被磕了出去。而抽完一鍋子煙的爺爺,微閉的雙目并不急于睜開(kāi),就那么靜靜地呆一會(huì )兒,然后才起身該干什么干什么去。爺爺的這一桿煙鍋子最令我稱(chēng)奇的是他磕煙灰時(shí)“吧”的那一聲是那么清脆、讓人感到是那么有力,可一尺多長(cháng)的煙鍋桿卻從來(lái)沒(méi)被磕斷。我可是親眼見(jiàn)過(guò)幾個(gè)老漢在人多勢眾面前磕煙鍋把煙鍋桿磕斷,惹得眾人哄堂大笑的尬情景的。當然這是爺爺大多數時(shí)間一個(gè)人自己抽煙時(shí)的情景,遇到人多聚在一起邊拉閑話(huà)邊抽煙,那就是又一番情景了。大多時(shí)候是先自己挖著(zhù)自己煙鍋桿上吊著(zhù)的煙袋里的煙葉抽,然后就是我敬讓著(zhù)你到我的煙袋里挖一鍋煙,他又回敬著(zhù)讓你到他的煙袋里挖一鍋煙,然后眾人就散坐著(zhù)有時(shí)圍坐著(zhù)吧嗒吧嗒抽開(kāi)了??澙@中,是你一言我一語(yǔ)的寒來(lái)暑往、春種秋收,高一聲低一句的柴米油鹽、家長(cháng)里短?;蛘咭惶靹谧飨聛?lái)的疲憊不堪,甚至鄰里之間的磕磕碰碰、恩恩怨怨,都在那繚繞的煙霧中云開(kāi)日出、煙消霧散。

可惜爺爺的那桿煙鍋子在他去世后不知被丟到了哪里。